推广 热搜:

他不过一个无权无势的王爷,皇兄能容那些割据各地

   日期:2020-02-09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朱翊深走到西次间, 屋子里的摆设如他离开的时候一样,甚至还放着若澄学习的那张小桌案,可如今这桌椅都已经衬不上她的身高了。朱
 朱翊深走到西次间, 屋子里的摆设如他离开的时候一样,甚至还放着若澄学习的那张小桌案,可如今这桌椅都已经衬不上她的身高了。

    朱翊深坐在暖炕上,揉了揉额头。前世他最开始时,并不知道皇兄的忌惮, 那时候他只是挣扎在从云端跌下的污泥中, 努力求生。所以很多细节都没有注意到。今生再次经历了几件事, 确定了皇兄从一开始, 就是为了除掉他。而不是后来因迷恋丹药,荒废朝政, 对他领兵屡建奇功,功高震主的忌惮。

    如此明显的杀意, 他前生并没有感觉到。他不过一个无权无势的王爷,皇兄能容那些割据各地, 比他年长的藩王兄弟,为何独独不能容他?这杀意难道也是试探?

    他百思不得其解。但由此深思,原本的打算都是徒劳无功,若想自保,就必须得抓住皇兄的弱点。他曾想过从温昭妃入手,可显然一个女人的分量对于皇帝来说还是太轻了。

    李怀恩从外面走进来,手中拿着一个盒子:“王爷,绍兴府那边又寄东西过来了。只不过今年少得多。”他将盒子递给朱翊深, 朱翊深打开看了一眼, 淡淡道:“跟以前的那些放在一起。”

    李怀恩道:“此事要告诉姑娘吗?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