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苏格格在酒店楼下接到跟蔫黄瓜一样耷拉的甄理

   日期:2020-02-1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然而最大的不适应却是,本以为破0处该有剧烈的心里震荡,但实际上此刻她的心平静得几乎麻木。这种现实和设想之间的反差继而加剧
  然而最大的不适应却是,本以为破0处该有剧烈的心里震荡,但实际上此刻她的心平静得几乎麻木。

    这种现实和设想之间的反差继而加剧了甄理的迷茫。

    迷茫于不知道是她自己的本质真的变坏了,还是那老一套的观念的确陈旧不堪。

    甄理突然想,如果梁教授知道她跟男人随便发生关系一定会气得炸肺吧?

    不过也不一定,梁教授对她那么失望,如今可能未必会在乎这点儿小事。

    苏格格在酒店楼下接到跟蔫黄瓜一样耷拉的甄理时,那可是八卦心高涨。

    “怎样,怎样?”苏格格为了能套得肉情,不惜给甄理捏肩捶背,并主动提出前来酒店接她。

    甄理闭着眼睛享受了片刻,再回忆了一下那段“饥饿的岁月”,忍不住向苏格格吐槽道:“我没觉得那种事有什么值得你恨不能夜夜笙歌的。”

    如果说甄理是假open,那苏格格就是真放荡。她二十岁的生日趴,她的其他狐朋狗友给她送的是一只鸭,价格当然不便宜,苏格格笑纳得很开心。

    这些年更是男友一个换一个,号称男女就该平等,女人也要享受神赐的本能。

    苏格格一听甄理的话就做出一脸夸张的震惊表情,“那是隋公子不行?”

    紧接着甄理还没答话,苏格格又自言自语地道:“也是,这种事儿真没办法以貌取人。那个什么铁拳里的拳王不也是小毛蛋吗?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